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观点频道 » 张菊 » 正文

李子涵:好茶为何如此难寻?

李子涵:好茶为何如此难寻?  李子涵:好茶为何如此难寻? 发布日期:2016-03-10  来源:互联网  浏览次数:657
核心提示:每年的清明、谷雨前后都是茶农们最辛苦最忙碌的时候。新茶难觅,好茶无多。这大概因为中国的名茶以绿茶最多,且多为茶芽,采摘时若用小刀或剪刀采的茶叶质量都不算好,名贵的茶叶大多是妇女用指甲采摘的。

【李子涵:茶道网专栏】 每年的清明、谷雨前后都是茶农们最辛苦最忙碌的时候。新茶难觅,好茶无多。这大概因为中国的名茶以绿茶最多,且多为茶芽,采摘时若用小刀或剪刀采的茶叶质量都不算好,名贵的茶叶大多是妇女用指甲采摘的。

在茶农眼里采茶却不是最辛苦的,令茶农最头疼的莫过于茶芽是活物。茶树发芽的时间短,勉强算起来也就几天。很多时候茶芽不等茶农采摘就长得很粗老了,所以一到采茶季茶农们就要和时间赛跑抢制好茶。这也使得茶农中常常盛行着这样一条农谚“早采三天是个宝,晚采三天便成草”。

但即使是茶农有幸赶对了时间,这样古朴的采摘手法也并不能满足市场对好茶的需求。一斤特级龙井含嫩芽三万余;一芽一叶,形如雀舌的碧螺春,一斤中含雀舌近七万。白毫萌生,嫩叶初展之际,凌晨夜露未碎时开始采摘,五名采茶女不眠不休一天,也只能采摘出一斤龙井。

好茶为何如此难寻?

这还不算,靠天吃饭的茶农常常还要担心天公是否作美。因为气候的变化常常会让茶农一年的辛苦功亏一篑,突如其来的霜冻、狂风暴雨都时时刻刻的威胁着稚嫩的茶苗。即使是气温回暖的艳阳天,也不能让茶农放宽心,反常的回温常常使得茶农措手不及,茶农们根本来不及采收茶芽,一夜之间满山的嫩芽就变粗老了,这样的茶叶质地不好不说,茶叶也卖不到什么好价钱。这也就难怪为什么我们喝的茶要分等级,只因好茶难得价钱也自然是要贵些的。

天气放暖,深圳更热了,同步热起来的还有房价,旅游,以及换工作。地产圈有位不太熟的职业经理人最近也换了工作——从地产直接转到做茶。有人为此事采访了她,推送给四面八方的人,我也收到了。文章主要讲的是这位美女做了几年的地产,忽然转变了思路,迷上了福建,迷上那里的茶。镜头下,女主角背着一个竹背篓,淡青色褂子,在还没有长什么叶子的茶树上摘着茶。或许,她过上了她想要的生活,这比什么都强。可是,这种事并不见得比上班来得轻松。

我记事早,曾清楚地记得爸爸出差到江西,总会带一些很漂亮的茶叶回来,多的是自己喝,有的也拿来送朋友。当时还不知道茶叶是怎么做的,直到更大一些,读到初中二年级才对此时有了认知。那时,我们周末可以玩,但是同学蓝却有事做,因为她有个叔叔承包了一个茶园,一有空她就去哪里摘茶叶。有一次,我请她带我一起,她同意了。蓝年纪跟我一般大,个性极倔,懂事早。她的手厚实有力,摘起茶来可谓飞速。她自己摘的茶不全卖,有时也拿回家自己做,当然做得很不怎么样,喝起来像树叶。那时,我对她积极参与的这种生活充满疑惑,因为看起来确实没什么意思。至于她本人,我后面问起她,她说有意思的不是茶,是别的一些什么。她本科毕业以后又去上海读了研究生,很快结婚生子。有一天,她告诉我,她在家里的院子里开垦出一块地,说是种上了菜。她大概是真心喜欢这种生活,离大地那么近,还可以享受劳动带来的乐趣,甜滋滋的。

还有厦门一个朋友,本来在报社做记者,这几年也自己做茶了。先是在杭州找茶和做茶的师傅,后面就专门在福建整个地区扎根寻茶。我在她那里买过几次茶,好喝的是福鼎白茶,最平易近人的还是铁观音,极像生命一般平凡又让人震惊。不过我奇怪的是,她每天那么亲近茶,脾气却是让人摸不透,几次之后就没有联系了。大概我觉得,她寻茶吃茶,却并没有热爱。热爱什么,你才能真正得到你想要的。吃很多苦,不被人理解,变老,变坚韧,都是因为热爱带来的。有时候,热爱这种事情里面,带着一点点盲目。但这份盲目,也并不让人讨厌。有人盲目地爱着另外一个人,有人盲目地找一条少有人走的路,都没有什么可指摘的。

在深圳,茶店也随处可见。我常去的那家,则是地道的福建人,来深已逾二十年,在深圳有开几家茶店。有事没事,总要进去坐一坐,多饮几杯茶。有时候买的是绿茶,有时候是花茶,间或多一些青茶和普洱。茶怎么喝都是个人口味的事,无高下之分。但是极好的茶,应该同喜欢的人分享。仔细想想,茶事无尽,终是好茶难寻呢。

(责编:翟建军)

 
 
[ 观点频道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
 
推荐图文
推荐观点频道
点击排行